第27章

作品:《住在52号别馆的欧洲密林

????看了他许久,久到方才晶灿灿的阳光都被染上了一道红。

????这个时候,荣绍秋突然从口袋中拿出一张名片,“如果缺钱,就来找我,不是不可以雇佣你。”

????“???”

????陶野简直感到莫名其妙。

????这种气氛,这种场合,明明自己等的是一份告白,荣绍秋却给他了一张名片。

????绝了。

????陶野顿时心里燃起了火焰,他把荣绍秋逮了回来,把卡片硬塞到他的手里,笑眯眯地说道:“不用,我钱多,大少放心。”

????说完这句话,陶野便走了,暗骂自己为什么对荣绍秋有所期待。

????荣绍秋:“….”

????这场景当然没有逃过仆人们看八卦的心思,他们早就蹲在角落里把这些尽收眼底。

????所以就有了第二天当荣绍秋忘记拿文件经过走廊的时候,听见两个仆人的谈话。

????“少爷这样下去,陶先生哪天跟人跑了也不奇怪。”

????“能怎么办呢,少爷不谈恋爱,当然没长进了。”

????话音刚落,仆人们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,吓得他们手上的扫把都掉了。

????“那谈恋爱就有所长进了吗?”荣绪华一个高个儿站在那里,一脸严肃地问两个小女孩谈恋爱的问题,不禁让人觉得诡异,像是没毕业硬长个的小学生。

????“是...是啊。”仆人憋着一口气,紧张地回答完,在荣绍秋一脸迷茫地离开后才呼出。

????所以就有了现在这幅场景,相亲。

????此时的荣绍秋正面容严肃地坐在张小姐面前。

????张小姐是张家的大女儿,以温柔贤惠着名,有不少爱慕者追求,但是因为她心有所属,皆一一放弃,今天张小姐会出现在这里,不正说明她的心上人就是眼前的荣绍秋吗?

????张小姐:“荣先生,喜欢吃什么呢?”

????荣绍秋:“麻饼。”

????因为陶野送过他。

????张小姐汗颜:“荣先生原来喜欢吃家常菜啊。”

????荣绍秋:“一般吧。”

????陶野没做家常菜给他吃过。

????张小姐继续汗:“那荣先生平时有什么爱好吗?”

????荣绍秋:“没什么爱好。”

????以前是教陶野做题,现在没有了,嗯。

????正当张小姐觉得尬聊不下去的时候,荣绍秋冷不丁的冒了一句:“问你个问题。”

????原本尴尬得脸上表情都快撑不住的张小姐,顿时喜出望外,“请说。”

????荣绍秋:“你是看上了我的钱吗?”

????张小姐紧紧握住了手下的丝巾:“…..什么?”

????荣绍秋:“钱多少我都可以给你,但是你必须什么都听我的。”

????张小姐:“…..那么荣先生呢?”

????荣绍秋一愣:“状态从单身变成了结婚,除此以外还有什么吗?”

????话音刚落,四周响起了抽气声,此时荣绍秋脸上全是水,原本被发胶理好的头发都都塌了下去,而张小姐则和方才温柔似水不同,表情十分隐忍,她把水杯放了下去,优雅地走开,“如果荣先生此次前来只是想找一个没脑子的漂亮娃娃,那么容我先告辞了。”

????荣绍秋:“…..”

????他拿出放在裤和包里的布,擦了擦脸,便也随后离开了百合堂。

????在车上时,他撑着下巴想着方才被人泼水的事,他还是不太懂自己说出实情有什么不对,张小姐虽然家里不缺钱,但是她爱慕自己的原因中,有钱的比重肯定占了大部分。

????想不明白。

????这个时候车经过了一家书局,上面写着“班荣作品,三折出售”。

????说起来,荣绪华那小子的书好像就是写这方面的,以前还被说是情感代言人。

????“停。”

????车一下子停住了,荣绍秋下了车走向那家书局,觉得看看也无妨,他随手拿了一本荣绪华的成名作便付钱回家了。

????最开始他只是想看个开头,他随意地坐在床上,一目十行地看着,但是不知什么时候,他开始泡了一壶茶开始坐在书桌前,还一边用笔勾画自己觉得不错的字句。

????但到最后的情节时,荣绍秋翻书的手突然停住了,他反反复复看了那些词很多次,最终放下了那本书皱着眉想了很久。

????这本书并不是荣绪华最出名的书,但却是比较现实的一本书,名字叫“沙漠”,男主角是个少爷,女主角是位老师,他们说服了父母成功结婚了,

????最开始他们的生活很不错,男主角的家业庞大,不需要担心金钱,女主角也很自由,依旧可以出去教书,但是他们炙热的爱情终究没有抵过现实的寒冬,一开始的两者社会地位的差异导致婚后他们越来越爱吵架,最后甚至男主角不让女主角继续教书。

????「家里钱已经够多了,不要再出去丢人了」

????「每次别人问家里太太是不是还在工作,搞得好像我亏待你一样」

????「这个是100大洋,你随便用吧。」

????到最后女主角和学堂前卖面小子出了轨,不就便被男主角发现了,当时男主角质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时,女主角淡淡地说了句:你什么都给我了,但你只是把我当成一个玩偶。

????『你只是把我当成了一个玩偶。』

????但是到最后男主角还是没有悔改,说出的话如刀一般锋利伤人,「我一会让秘书取1000大洋给你,你和那卖面的分手。」

????荣绍秋:“…..”

????这不就是前几天自己的翻版吗。

????荣绍秋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,往事在眼前历历在目,他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和书中男主角做的并无二致。

????明天去道个歉吗,说什么比较好呢。

????好像这个道歉已经太久了,久到怎么做都不能挽回。

????第55章 番外七 大少篇5

????就在大少还在纠结怎么去给陶野道歉的时候,他们接到了一个消息,荣绪华藏身的那件咖啡馆在今晚会被人故意引爆。

????荣绍秋当时心里第一个出现的就是陶野的影子。

????他不会也在那件咖啡馆吧。

????“陶野呢?”

????下属:“陶先生今晚和三少约在一间叫lura的高级酒吧。”

????荣绍秋暂时松了一口气,他拿起了挂在衣架上的大衣,“带上人和我走。”

????这个时候荣庆林突然出现在了门口,他自从宣布退休之后,很少会再干预公司里的事,但是不干预不代表他的话就可以不听。

????荣庆林沉着脸,阴影只照亮了他一半的面容,皱纹并没有给他刚毅的脸上添加苍老的感觉,反而显得他更加威严,“把荣绪华给我带回来,儿戏的时间已经够长了。”

????荣绍秋顿了顿,看了荣庆林一眼,应下后,带上了更多的人。

????荣庆林那么淡定看来荣绪华不会有什么事,但是绑他估计会有点麻烦。

????-

????荣绍秋没有急着去找荣绪华,反而先去了lura酒吧,当他气喘吁吁爬上几层高的台阶后,看见陶野熟悉的背影正坐在吧台前喝些什么的时候,他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,他理了理北分吹乱的头发以及有些乱的衬衫,便走了过去。

????“一样的。”他指了指陶野喝得正开心的’酒’

????陶野看了过来,一脸无语的表情,“你来干嘛。”

????荣绍秋看着酒保手中摇壶,上上下下,尽量不去看陶野,“喝东西。”

????陶野没接话,跳下吧台走到了一边的椅子上坐下,荣绍秋摸不准他想干什么,等了会自己的饮品后也跟了上去。

????陶野一脸不耐烦的样子,“….你有什么屁快放。”

????看来上次的事情让他生气了,荣绍秋本打算开口道歉,但不知道为什么到嘴边就变成了“没有,“

????然后想都不想就喝了一口自己手上的东西,第一口的时候才发现是牛奶,他暗暗叫声不好,但是没想到这杯牛奶一点都不腥,淡淡的,十分爽口。

????是加了些什么吗?

????正当荣绍秋打算研究一下成分的时候,陶野突然出声:”少爷你是有什么事告诉我吗?”

????少爷..

????好久没听到了啊。

????荣绍秋的心情顿时好上了不少,原本纠结于如何开口道歉的烦恼都淡了不少,“你最好把荣绪华带过来。“

????陶野微微一愣,表情一下子严肃了起来,“什么意思。“

????方才好些的心情在看到陶野为荣绪华担心的神情又变差了,本打算解释让他别担心的打算也一起打消,荣绍秋把牛奶一杯干掉,“字面意思。”便下了楼。

????果不其然,在他刚下楼别过身的时候,荣绪华就走进了门,因为他在暗处,荣绪华在明处的原因,对方并没有看见自己。

????估计一会就出来了吧。

????他对他身边的属下低语道:“把下面包围了。”

????-

????爆炸没有多久就发生了。

????砰———

????一声整耳欲聋的巨响顿时就吞噬了整个世界,人们的动作纷纷停了下来,看着火光烧灼了整个天空,人们尖叫着,呐喊着,方才宁静的街道乱成了一团,如同地狱一般。

????不出一分钟,荣绪华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门口,当他的眼睛看到荣绍秋的那一刻神情都变得有些狰狞,像什么。

????哦对,

????被抢了棒棒糖的小学生。

????”让开。”

????荣邵秋没说话,举起两根指头,让属下去收拾他,他可没那个心去收拾荣绪华,他此时一条心正系上如何给站在他背后看着的陶野道歉。

????“三少爷,听大少的回去吧。”

????那两人说道。

????但荣绪华只是一笑,什么话都没说,属下们见了也无法,前有三少后有大少,当然大少分量更重啊,只好别无选择地走上前准备把荣绪华绑回去,但是没想到经过半年的沉寂,荣绪华的身手并非没有退步,反而有所长进,几下子就把属下们扳倒在地。

????只见他慢慢走了过来,伸出食指,用力地,不断地戳荣邵秋心脏的部位,“你这个狗杂种,你喜欢躲在后面是你的事,别拦我。

????这个词从以前到现在,都如一个导火索一般,每次都会把荣绍秋的理智炸了个精光。

????『荣家那个狗杂种,不就是早生了几年。』

????『你这个狗杂种,你妈说白了就是个妓。』

????『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儿子比?』

????….

????往事的一切如画片机一般播放在眼前,激起了荣绍秋心中千层浪花,“你说什么?”

????目睹这一切的陶野站在一旁,暗暗希望荣绪华不要做傻事,但是事情总是事与愿违,他退了几步,更嚣张地重复着:“狗、杂、种。”

????就在四周的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的时候,荣绪华已经大叫了一声躺在了地上,他的嘴巴有呕吐的痕迹,些许唾液仍残留在嘴唇边缘,而他有一只脚的脚裸十分扭曲,已经骨折了估计。

????这时荣邵秋只是蹲了下来,把荣绪华像抗沙袋一样扛在肩上,他的表情和声音又恢复到了平时的状态,他看向一直站在后面的陶野说:“想找他就来荣宅。”便带着荣绪华坐着车走了。

????陶野呆呆地站在原地,一时不知道该做何反应。

????-

????第二天,陶野按照荣绍秋所留下的话,前去了荣宅。

????不同于上次他还需要给门口的值班小哥献殷情,现在他是直接被迎着进去,直接送到了二楼荣绍秋的书房。

????刚进门的时候荣绍秋正坐在书桌后面看着什么东西,他手上的钢笔在不停地打转,看上去是在思考认真的模样,但只有荣绪华知道,他是在紧张。

????每次荣绍秋一紧张就会情不自禁地拿东西在手上玩弄。

????仆人:“大少,陶先生来了。”